卡卡西
卡卡西发表于 2018-2-12 08:01:02 | 显示全部楼层

您的操作需要先登录才能继续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 Q% u4 H, f; P; G( r# \! z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 b6 |8 O) p6 {) P* \, z$ j
鸡是年夜大菜的首席。怎么可以连鸡都没有呢——鸡与“吉”同音,大吉大利,缺什么也不能缺了它。

$ c) x% `: m( H9 O
* y8 |: s0 }* x+ d( ^# g* G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杀鸡的日子,要在单数之日,如廿七、廿九。杀好的鸡,不在当天吃,整鸡清理完毕,一直留到除夕才能吃。而且,过去的做法是,除夕夜也不能吃完,一直是吃一点,留一点,最好能吃大半个节日,天天见吉,皆大欢喜;正月里客人来拜年,桌上要有鸡,不然说不过去的。- D9 F# ^3 u" n; v
- ~( p8 t1 ~( [) ?" e: W& k9 Y
说到在腊月二十七杀鸡,与平时杀鸡不一样,很有讲究。譬如,只能用公鸡,因为要取漂亮的外观,以及雄赳赳的气派。另外,《江南风俗》记,“首先,杀鸡时鸡血要用碗盛起来,然后将鸡脖子上残余的血涂抹在大门两边的门框上。其次,处理好的鸡不能开膛破腹,只能在鸡肚子后下方用剪刀开出一个小口,然后伸手把内脏拿出来洗干净用碗盛着。”
( v& p& \9 L% H, f5 ]5 t+ R5 s
杀鸡时,大人都不让小孩看,“扭过头去,别看别看!”那时,我一边帮着大人使劲地抓住鸡翅膀,一边努力地扭过头来。等鸡杀好了,鸡血淋到准备好的盐水碗中,之后,大人把鸡脖子塞到翅膀下面,用石头或脸盆压着。厨房里的热水烧开了,把鸡放入滚烫的热水中来回滚几下,立即趁热拔毛。
; }3 P! @: d, ]& q: [7 r, m6 Q

) r4 Q9 {' y. v+ v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天津人张大爷说,“以前宰鸡时,用碗把鸡血全接起来,然后沿着院墙洒一遍。老人们都说鸡血有避恶驱邪的作用,杀鸡洒血就是为了图个吉利,希望来年平平安安。”我浙西常山老家,也有此俗,只不过并非是用整碗的鸡血来洒,而是用手指蘸上一点,在墙脚四处抹一点就行。而现在,这一点也不抹了。
: h4 f8 |# j5 H9 B7 @8 Q
公鸡的羽毛,成为孩子们的抢手货。大家从中挑出最长最艳丽的羽毛,做鸡毛毽子。
/ i' a. H4 ]; y! P% w+ W3 R
/ v" T4 `- r# w( A- z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这一天,家家户户除了要宰鸡宰鸭,还要赶集、上城,集中采购一些年货。往年说是赶集、赶墟,现在连集与墟都没有了,都是进县城去买。超市里什么都有——鞭炮、春联、年画、香烛、烧纸,以及饮料、零食与果物。一捆一捆的甘蔗,一箱一箱的苹果。就连鸡与鸭,超市里都有宰好和清理好的,直接买回去就成。
, R1 T/ T: D4 g. B5 E, Q/ B
然而春节,已经少了许多的仪式所带来的郑重感,变得随意和寻常——得来容易,也就不复珍惜。即便是宰一只两只鸡,那也是“年”的一部分。“二十三,送灶君。二十四,扫除尘。二十五,赶乱岁。二十六,炖大肉。二十七,宰公鸡……”一日一日的程序之后,“年”也就按部就班地款款到来了。

  • 回复
  • 收藏 收藏
  • 转播转播
  • 分享
  •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