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西
卡卡西发表于 2018-4-17 10:53:25 | 显示全部楼层

您的操作需要先登录才能继续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医案一: 黧黑斑 (皮肤黑变病)案


女,38岁,技术员。1974年06月09初诊。

主诉:颜面、耳后皮肤出现小片黑斑10年。

病史:患者于10年前参加野营训练,时值盛夏,每日劳累,归营后觉全身皮肤发痒,继而颜面、耳后皮肤出现小片黑斑,逐渐扩大,4个月后延及全身。以后冬季皮肤色素加深,肤色如漆,夏季则灼热奇痒难忍,尤怕日晒,常伴心烦易怒,失眠多梦,头晕耳鸣,月经量少,性欲减退。曾就诊于上海、广州等地医院,均诊断为皮肤黑变病,治疗无效,且日渐加重。

检查:神情焦躁,面颊、耳后皮肤粗糙呈古铜色,躯干四肢呈深褐色,间有白色网状斑点、对称,无银屑及渗液,雌激素水平偏低,活检诊断为瑞耳氏黑变病。

诊断:黧黑斑 (皮肤黑变病),风热型。

治疗:活血祛风,调理腠理。

取穴:风岩 (乳突下水平线后5分)、大椎、曲池、血海、足三里、三阴交、行间、肺俞、心俞、肝俞、肾俞。

操作:平补平泻手法,留针感而不留针。穴注取穴肺俞、心俞、肝俞、肾俞。当归或丹参单味针剂,每次取2对穴,每穴注射0.5 ml,1次/d,10次为1个疗程,疗程间休息3~5 d。

历经1年又4个月的治疗,患者肤色复常,诸症消失。追踪随访14年未复发。

:该例皮损特点及兼证所见,经辨证与肝肾功能失调有关。由于肝阳不足,肾阴亏乏,阴虚血燥,虚火内扰,肌肤失养,而致皮肤干燥,灼热瘙痒,甚而淤斑。故治疗以滋肾养肝、活血祛风、行气化淤为主。大椎穴为诸阳之会,具有调理腠理,活血祛风之功;取足三里、曲池以益养气血,调理腠理;取血海、三阴交以滋养阴液,充养肌肤;行间穴为治黧黑病之要穴,如《千金方》载:“面色黧黑,刺行间”。辅以补血活血之药物,使腠理得养,肤色复常。从现代医学内分泌学理论立论,该组腧穴可能有影响垂体-性腺的良好调节作用,从而使皮肤黑色素减淡而获良效。

 

医案二: 郁证(神经官能症)案


 女,17岁,学生。1982年06月16初诊。

主诉:神情呆滞,失眠半月余。

病史:患者性格内向,平素多疑多虑。半月前猜疑同学闲话而出现表情淡漠,沉默寡语,不思饮食,夜不得寐。内服冬眠灵治疗,短暂见效。

检查:神经呆滞,两目无神,反应迟钝,少动懒言,检查尚合作,对答尚切题,前事多忘。舌红苔厚腻,脉弦滑。

诊断:郁证 (神经官能症),肝气抑郁型。

治疗:醒脑开窍,宁心舒肝。

取穴:人中、大椎、筋缩、鸠尾、大陵、肝俞、脾俞、阴陵泉、丰隆、三阴交、涌泉。

操作:1次/d。

经10次治疗,恢复正常,能跟班上课,1年后轻微复发,再次针刺治愈,追踪随访5年未复发。

:患者因思虑过度,情志抑郁,肝气郁结,脾不得运,气机不畅,津聚成痰,上蒙清窍,而神明失常。故治疗以醒脑开窍、宁心安神、舒肝健脾为主。取人中、涌泉以醒脑开窍;取大陵、鸠尾以宽胸解郁,宁心安神;取肝俞、脾俞、阴陵泉、三阴交以疏理肝脾,调畅气机,健脾祛痰;又取治痰经验穴丰隆,以化痰浊、通经络;辅督脉大椎、筋缩,配任脉鸠尾,共同调理阴阳,使神明自主。诸穴合用,肝得舒泄,脾得以运化,气机舒畅,阴阳平衡,神明自主,随证自止。

 

医案三: 喘证 (肺气肿)案


男,30岁,干部。1957年03年05初诊。

主诉:每于夜深子时喘息发作,已3个月。

病史:患者每于子夜时喘息发作,已3个月,动则喘甚,呼长吸短,痰多难以咳出,伴腰膝酸软,头眩耳鸣,病初应用止喘药物暂能缓解。

检查:形瘦神惫,端坐呼吸,舌质淡苔薄白,脉沉细无力。双肺湿性啰音,X线透视为肺气肿。

诊断: 喘证 (肺气肿),肾虚型。

治则:补肾纳气,镇逆平喘。

取穴:肺俞、肾俞、复溜、三阴交。

操作:补法,留针60 min/次,间隔8~10 min行针,行针2~3 min/次,加悬灸喘息穴 (膈俞外上方2~3分外之凹陷中)1 h。每于喘息发作前10~15 min行针灸,1次/d,10次为1个疗程。

  患者经4个疗程治疗痊愈,追踪随访3年未复发。

  :患者遇险而惊恐,郁郁不乐,惊恐伤肾,肾气不足,下元不固,而气不摄纳,呼多吸少,动则更甚;子时为阴气盛于内之时,此证阳虚阴盛,两阴相加,故子时加重。又因脾肾不足,痰饮内生,上乘于肺,肺失肃降,故喘而有痰,天明阳气渐盛则证候自缓。故治必握时机,在病发前取肾俞、复溜以补肾纳气,降逆平喘;取肺俞以宣肺平喘;辅三阴交以健脾化痰。诸穴合用,施行针灸,以补肾纳气,镇逆平喘为主,有效地控制喘息的发作,该例随着症状的减轻,发作从深夜子时逐次后延半时辰,推延至午时喘证不再发作。
 

医案四: 呕吐 (慢性胃炎)案


 女,26岁,护士。1957年02月初诊。

主诉:胃脘隐痛,呕吐频频5 天。

病史:该患者素有脘腹痛呕吐病史,5 d前做阑尾炎手术,近日脘腹隐痛,腰酸肢冷,呕吐频频,不敢进食,倦怠乏力,数度呕吐,近于晕厥。

  检查:精神虚惫,面色白,四肢不温,舌淡胖嫩苔白滑,脉沉细。腹壁反射存在,腹平坦,腹部听诊、叩诊及X线照片均排除外科疾病。

诊断: 呕吐 (慢性胃炎),脾肾两虚型。

治则:温肾暖脾,和胃止呕。

取穴:涌泉 (双)。

操作:艾灸 (悬灸) 双侧涌泉穴,持续1h。1次/天。

治疗后呕吐立即减轻,3次治愈,追踪随访20年未再复发。

: 呕吐是临床上常见的证候,可见于多种疾病。有声无物为呕,有物无声为吐,两者常同时并见,统称呕吐。该证原因较为复杂,有饮食所伤,肝气犯胃,痰饮内扰之呕吐。该例素有脾肾两虚,加上术后体虚,阳气大伤,火不暖上,脾阳不振,胃失和降,胃气上逆,故呕吐频频,悬灸涌泉,不仅能温肾暖脾,又可降胃之逆气。仅取此穴止呕,堪为作者之经验。

作者简介:欧阳群教授,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早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九军医学校,原第一军医大学针灸教研室主任、附属南方医院针灸科主任,曾任中国针灸学会针法灸法学会副理事长、全军中医学会理事,广东省针灸学会副主任委员、澳大利亚针灸学会学术顾问、阿根廷中华针灸学会顾问等职。在国内外发表论文30余篇,荣获全军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三等奖2项,被授予个人三等功2次。1990-1991年,应邀赴古巴开展针灸教学和医疗工作,因成绩突出,获得古巴政府授予的“战斗友谊勋章”和“金色荣誉奖章”各1枚。从事中医针灸临床工作四十余年,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现将欧阳教授临证医案数则总结如下。

评分

参与人数 1红币 +1 收起 理由
罗方余 + 1 感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 回复
  • 收藏 收藏1
  • 转播转播
  • 分享
  • 举报
罗方余
罗方余发表于 2018-4-28 22: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 值得推广

  • 回复
  • 投票
  • 收藏 收藏1
  • 转播转播
  • 分享
  •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