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西
卡卡西发表于 2019-4-12 08:41:47 | 显示全部楼层

您的操作需要先登录才能继续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410日,一条“医生被列入黑心企业”的新闻引爆媒体,其中不乏环球网、光明网、人民日报等中央媒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事件真相

 

原来,整个事件是由苏州市相城区渭塘镇近日印发的扫黑除恶宣传资料引起的。在渭塘镇的“扫黑除恶”宣传资料中,竟出现了将医生职业污名化的内容。在该文中,将医生描述为:这个行业的整体变质已经到了无药可医的地步……这是一个在全国范围内将收费项目细化到最最最极端的行业……这也是一个收钱最不讲良心的行业……”

当天晚间,相城区渭塘镇政府官方微信公众号明珠渭塘发布通报称,宣传资料照抄不当内容,镇相关负责人未严格履行审核把关职责,已对此展开倒查,将严肃问责。


10日晨,中共苏州市相城区委员会发布情况通报,对相关责任人做出处理决定。责成渭塘镇党委向区委做出深刻书面检查并切实整改,对渭塘镇党委书记王雨来诫勉谈话,对党委副书记、镇长宋建春诫勉谈话。

 

“宣传资料照抄不当内容,镇相关负责人未严格履行审核把关职责”,这是渭塘镇给出的检查。我们暂不说当地政府的官员渎职,这个宣传资料抄自哪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资料可抄?但可以肯定地说我们的社会出了问题,这类事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2018年,河北省小学五年级下册教辅材料中一道涉嫌贬损医务人员或医务工作的题目被曝光。内容为:“有些医院总是打着专业的旗号,但是从医生素质、从业经验等方面来看,破zhan  )比比jie  )是,所以患者一定要注意。”虽然事后出版社道歉了,但是这些年来对医生形象的抹黑,让不信任医生的思想根植于儿童心中,这样的伤害又怎是一句“对不起”就能弥补得回来?

如果照“宣传资料”的内容定义,医生这个群体是一个“黑心企业”,是“扫黑除恶之首”,那么医生这个“首恶”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群体?

 

心怀大爱的白衣天使

 

想要了解医生群体,我们先来看几张照片。

 


这张“强制休息通知单”是浙江省海宁市中心医院普外科周伟光医生患病高烧后,为了患者的健康,仍然“硬扛”着坚持工作,最后被科室强制休息的“通知单”。从311日持续至 313日早上,即使已经烧到了39.5℃,周医生仍然放不下工作。吃完退烧药休息片刻后,又出现在手术室协助同事完成手术,直到13日傍晚6点,在同事的劝说下才回了家。

 


▲图中的医生名叫赵哲,出自湖南省株洲市中心医院耳鼻喉科。一位携带乙肝病毒的七旬老奶奶心跳停止,当时满嘴血迹和分泌物。就在这危机时刻,医生赵哲,来不及拿抢救用物,毫无顾虑,徒手撑开老人的嘴巴,掏出分泌物,进行12次人工呼吸,救回老人。


▲图中的医生是安徽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的陈磊。一台器官捐献手术,他和十余位医护人员紧张忙碌了一天。走出手术室感到头晕,便靠墙坐了下来。护士长看他劳累过度,赶紧拿了瓶葡萄糖给他补充体力。


摔倒在地的人,是一位基层医生,来自山西省临汾市大宁县徐家垛乡乐堂村的村医生,他叫贺星龙。图中的他摔倒在出诊的路上,腿摔骨折了,他打起厚厚的石膏,照样骑摩托车出诊。寒风刺骨,骑摩托冻得他落下阴天关节疼的病根;长期吃饭不定时,引起糜烂性胃炎……可是不管多苦多累,贺星龙从未埋怨过,从未后悔过。

一张照片一个故事,内容不多,但足以让我们明白中国医生到底是怎样的一群人。他们在牺牲着自己的身体健康,守护着人民的健康;他们透支着自己的生命,却延续了病人的生命;医生不计得失,是心怀大爱的白衣天使。

 

为了人民健康,医生负重前行

 

现实中的医生并没有他们身上的白大褂一样光鲜靓丽。他们每天都在顶着巨大的工作生活压力。据《The
x& n8 a1 w+ c" B LLancet
》调研数据显示,97.1%的医生表示压力大,仅有2.9%的医生认为自己没有压力。医生群体压力占比排在前几位的是工作时长、医患关系、晋升要求、学术压力、工作氛围和生存压力等等。

医生每天都要忙于门诊、手术、写病历等事情,实际的工作强度很高。 77%的医生表示曾一周工作超过50个小时,24.6%的医生工作时长曾超过80小时;43.5%的医生表示曾留宿8次,留宿次数在11次以上的医生升为20.0%

因为长期处在高度紧张的工作生活压力之下,医生的自身健康问题也出现了状况。近几年,健康守护者医生的健康现状令人担忧。调研数据显示,医生常患有因过劳导致的疾病,如由长期饮食不规律导致的肠胃炎;长时间伏案或手术工作导致肩颈炎、腰肌劳损、腰间盘突出,或因精神压力导致的偏头痛、抑郁症等疾病。而永远地倒在工作岗位上的医生也时常可见:

2018628日惊闻噩耗,浙江邵逸夫医院年仅26岁的规培医生陈德灵猝死。再翻看他之前的朋友圈,总是在劳累的上班、值班之中,“一宿没睡”更是家常便饭!

20181月,安徽六安裕安区一位医生猝死了,年仅31岁。猝死的地点是医院值班室。这位医生叫方培虎。他有着和绝大多数医生类似的经历:连轴转,又忙又累,积劳成疾……不幸的是,别的医生硬撑了下来,而方培虎却再也没能在值班室内醒来。

20181231140分,青海大学附属医院急诊外科大夫郭庆源值完夜班后突然出现胸闷、心慌、气憋等症状,后做了心电图初步排除心梗,大夫建议住院。就在同事在帮助办理住院手续时,郭大夫突然出现抽搐症状后呼吸暂停,经四个小时抢救无效死亡。郭大夫年仅43岁,2009年从武警医院转业到地方医院,事发当晚共接诊38人。

……

付出没有换来高回报

医生的辛勤付出有目共睹,那他们的回报是什么?据国家统计局报告,2017 年全国医生平均年收入为 7.4 万元。这个收入是怎样的一个水平?另据《The Lancet2017年的调查报告显示,7成医生每月工资不足8000元,一线城市难购房。整体来看71.6%的医生工资水平低于8000/月,工资在10000/月以上的医生占比仅为13.1%。以北京为例,2017年北京市内五环的房子大多在7/平米以上,养家糊口的压力可见一斑。


同时,医生的收入还要看其所在的地区、医院等级以及科室、职级等等。一线城市的三甲医院医生收入会高一点,但很多二三线及以下医院收入都在当地平均工资水平,或略高于当地水平。而对于很多的基层医生来说,收入只有一两千,甚至更低,在偏远的山区,收入可能少于1000

对于医生收入问题,一位基层医生的话让笔者印象深刻:“当医生不如一个小工挣钱”。这是去年5月笔者去河南走访时,基层医生王医生对笔者讲的原话。据王医生介绍,他现在的收入,各项加在一起,一年也就不到2万块,不如一个小工挣的钱多,经常入不敷出。

此外,在高付出没有得到高收入的时候,社会上有一部分人以更加恶劣行径在“回报”医生,让他们不止流汗,还要流血流泪。医患关系的紧张是医生近些年所背负巨大压力的其中一项重要内容。据2018年《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显示,有 38% 的医师从未亲身经历过医疗纠纷,62% 的医师发生过不同程度的医疗纠纷。近几年我们在媒体报道中也可以看到各种类型的医患纠纷,甚至严重到医生倒在患者或患者家属的刀下,再也不能起来


2018暴力伤医事件汇总,资料来源:公开新闻报道整理

 

 

医患和谐,共享健康

 

苏州相城区渭塘镇的错误问题虽然得到了及时制止和纠正,相关人员也得到了处理。但其所引起的社会问题足以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这种错误思想及观点不只是寒了全国几百万医生的心,更严重的是威胁到亿万百姓的健康问题。长此以住,谁还会去学医、从医。这是要逼医生转行。

诚然,医界确实存在一部分医生的行为对医患关系造成不良影响,但往往一线医生却在为不完善的医疗体制背锅,我们常常抱怨医护人员不够,愿意学医的人越来越少,年轻人不愿学医,从业者纷纷转行。《中国高考状元调查报告》显示,2016年内地各省级高考状元中,仅1.31%选择学医。同时,医学工作者的孩子愿意学医且攻读医学相关科系的也仅有8%。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北京协和医学院校长王辰指出,这个现象足以引起我们警醒,当黄河上游的树木被砍光的时候再去发现下游洪水泛滥,再去种树就晚了。因此对医生职业前景的维护、社会机制的打造,这是维护全社会、维护人民、维护老百姓利益的一种基本社会意识,必须受到强调而且要付诸实践。


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儿科门诊,一名3岁男孩向挽救了自己生命的杨惠琴主任医师鞠躬致谢,杨惠琴也鞠躬回礼。

当前,我国深化医改取得明显进展,阻碍医患信任的体制机制藩篱正在逐步破除。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医患双方都应珍惜,多些善意的理解,少些负面的猜疑,让医患关系重归本位。医疗的本质是信任,医患之间需要相互支撑、相互温暖。只有拆掉心灵的围墙,才能打通信任的道路。作为医生,需要保持善良的初心,带着爱去行医;作为患者,需要常怀感恩之心,尊重医生的付出。以善意回应善举,以善举回报善意,彼此信任,互相包容,是重建医患信任的最好“黏合剂”。“人命至重,有贵千金”。医患关系是人世间最亲密的关系之一。我们有一千个理由让医患关系变好,没有一个理由让医患关系变坏。医患是同一条船上的战友,无论遇到什么样的风雨,都应相依相伴、守望互助,携手创造更多生命奇迹。

医患和谐,共享健康。这是人民健康的需求,这是健康中国的保障。

$ u- }! R: p+ @- U. b6 q

+ W0 C, c2 Q- d. U
M1 }" T' t7 ^ c* R G% G" F' u$ y" T

, E- e5 D, `1 t/ u" u4 B8 y( g9 P8 [/ ~3 N3 t$ m" e; B
# q3 [3 p' _$ S
) o& R# p1 g5 X$ [
7 g7 \4 A( @# f! E4 q v& m
! U# ^& W- \+ Y( j u) p2 b& g
2 q0 H+ f" l {4 r$ |& N

# Y* \* T6 E; q& |3 a' K
0 G1 [2 V5 f$ A) u4 [) v# H0 o8 h9 Q$ \( e2 C7 ?0 s& _
8 q# T1 y' w Z

2 E+ N1 w. E% l |/ Y, I
! w( f* d: M# ^5 W* q+ r: g6 a2 W$ n, E5 I" `6 h8 G

I. E. B1 L- _: a* d0 a5 N: {1 m& D" n

/ i* E+ i9 K. J
& z6 P1 ?- o# s( B) O1 X$ X3 ]8 G0 p' s7 b7 a! K

+ a8 N& h1 R$ x O% [- o7 K# w* ?& z$ s2 l% C8 I1 e( {
0 x0 V' X" c- R; R+ @4 T5 y$ |

4 w: {% N% _$ a$ v" R+ g9 |& K' Q7 @- ]4 l" O! ^$ G

3 _. g; x. x0 ?5 p( t* }, ]. f) C/ X3 \+ S- T, a7 k# ~
6 m2 K# w. A" c
# I) }6 ~- G* L

f8 d+ N* i% B9 [
' c" w( M% ~) c/ `) \
: G+ v8 ~" l& C8 S9 z% o
! s0 P, E7 b5 k( ^5 E0 S- a! e, A5 ^) P1 f5 ]3 F
$ B! S; x3 W$ o( q6 K W8 d
6 \% S. k, E4 {
2 e D! I o# L& B% Q$ M+ i

8 h5 I5 O* n2 S+ T5 r
o; t- P7 ^$ u
" }% i. f" h$ B( q+ O s6 ?3 ^( c* {1 S. @' k; `& v5 l- [
; A p) W2 T! C+ _5 _1 U

" V Y8 X) O3 P$ z
2 e9 K, K4 g8 N- y9 Q: s3 \* T* L G1 v, R: W9 K% }
# U; \) A& L! _" z
$ _" J4 N% m& R
8 i$ l% y$ k# o( C# {5 b) f

. `& f* q& S1 s1 z$ F# R
! W$ R1 ]( Q) g4 @& [9 f
( {1 F8 `, u" n0 |! [
/ F3 h: f8 K) I1 n2 n/ O* @# y5 z# ?6 B8 L; ~6 r" E, Z

$ L8 K( s2 M/ e# @. }2 `# {; l T7 K% C/ Q- I

; R7 _: a" a& |' K, [: ?
: e) `, d: ~: c6 z& [
+ q0 b" r$ W3 {/ ?4 m+ |5 \+ h0 w
1 r6 P f1 Q% E- M X: |$ V1 F/ V. Y; d! r' Q
2 k4 ~' _& W7 b3 z: m& h# w( k4 b) A

4 G: b: G, o& t0 g: o
# ~4 `9 b. Y5 o% O
/ o, u3 s3 Z! @2 V
: M6 Q8 Q9 l& U7 { u" Q) g; p4 X, R1 y

$ W# A5 Q( [ j+ V
! W' B9 Q! p3 }, M6 ?9 E' `: o7 O/ ^3 X7 f1 g$ I

# s( ]# x9 r) T4 K- l2 J1 D9 V) D E, S9 V& E7 B; W* ~
- R- r% ^ g: U: A
' P' ]( }0 B t6 K7 J2 l
5 d+ [. ], p ~4 n# f5 l! M. Z
; q+ s$ |6 _* ]6 O. n9 g8 W- h

( P% y' U/ y% J
, ]" R. E$ S1 Z3 S( \ e6 p* Q# b' `: a
- Y% D, n: b# N7 t f) M
" @( G7 v0 n0 N( @

) G* R8 q }3 G. }! N: {7 g3 v0 g& G* }) l" L8 k0 b; L
1 t0 j4 f c! r; O% t/ p
7 l3 U7 d, E" F9 Y/ B& g, q9 a4 z
6 L: K9 B. A1 y) F; U0 P

/ n" c. t3 a0 q5 N
5 K0 Q: a9 X8 L+ d7 A$ N2 L9 v
* K1 X/ O1 \7 p8 r; T+ x f- o$ x- |$ i8 L0 ~0 I$ i0 m- E
8 o1 n5 Z) t1 T* V- j
: ^- _2 T; y1 } w

! L: i# B: u# ?
0 E2 f5 i0 c" F( ~
, b* O, B: [( f1 ^! E. K3 r# f8 B2 ^% T6 J. D# |9 h" e* K/ O

8 a0 B _5 @% G1 [% T1 i
+ I$ k, z* V) s+ P, T# q
1 z2 N; `; d% G/ d0 i
8 ?" Q/ k- z& V1 l7 M: W: \- x8 @: _, ]7 F* d

( g4 f# ~$ r; L0 U/ g2 O
4 h7 `' j& D( q# F, [4 e1 ]: \" S5 B, C% j
6 P9 Z0 a" V* H1 N* U& Y! t
! Q5 [* V" I5 X1 a. o

% V+ ^1 y! @& e9 z: M9 Y/ r
* u. @6 w) f: {3 [6 E; z) h/ H' J/ \2 D% ~+ ?

, T3 U/ K* R& R/ O0 Q; ] z" j6 k7 [5 c

: i# m8 k3 n% ]& }' U9 b6 v
* ?; O5 d- ]1 v/ b7 z+ B8 D- s1 z+ Y. Y2 ~ j6 y. }$ z& y

 (基层医生网)

  • 回复
  • 收藏 收藏
  • 转播转播
  • 分享
  •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