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医生半夏
基层医生半夏发表于 2019-9-10 17:24:15 | 显示全部楼层

您的操作需要先登录才能继续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我是一名村卫生所的村医生,已经参加乡镇卫生一体化管理19个年头了。


今年一月份,我们接到镇卫生院《关于村卫生室静脉输液管理的通知》及市卫生局有关文件停止输液的文件。


我所在镇有三十多个卫生所,有执业助理医师资格以上的只有六人,虽然我们几个卫生所递交了静脉输液申请,但由于所里只有医师没有护士,以及卫生所设施、卫生所抢救措施不具备等原因,无法得到批准,只能叫停输液。


现在我们市各个乡镇村卫生所基本上都已叫停输液半年多了。


回想自己从事乡村医生工作这三十年,从个体诊所单打独拼,一天最多输液五六个人,到乡镇卫生一体化的共同合作。


输液成了我们治病的“创收法宝”,甚至患者家属没时间陪床,我们都全部代劳,想一想真是冒险啊!


我是中医学专科毕业的,行医这么多年开的输液处方,远远大于中药方子,简直就成了一个水大夫。虽然为患者缓解了去大医院排队住院的麻烦,省下了不少人力和财力,练就了一针见血的护理技术,赢得了患者和家属的赞美。


但却也在无形中给自己增加了很大的风险。想起我所和兄弟卫生所那些输液引起的过敏反应以及其他不良反应,就心有余悸。


记得是十几年前的一天上午,我一个人在卫生所值班,一位母亲带着她在初三上学的女儿来看病,感冒两三天了,还在学校坚持上课。患者发热咳嗽咽痛。查体温39.6,双侧扁桃体二度肿大,已有脓栓。


母亲强烈要求输液治疗,别耽搁了孩子上学。我按常规书写了病历,询问了既往史过敏史,在医嘱本上下了医嘱。并开始青霉素试液配制,按常规皮下注射了试液,并记录执行时间。


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我不断地观察着给患者皮试的皮丘,询问着她有没有不适感觉,15分钟到了,我看了皮丘没有变大变红,也没有伪足,我告诉患者,到厕所小便回来输液。


也就是我刚说完,患者突然倒地,面色灰黄,呼吸停止如同死人。


她妈妈嚎啕大哭,我急忙让她帮我抬到床上,我随即从治疗盘拿出付肾素,我清楚地记得当时我双手抖得厉害,好容易把药液抽到了针管,立即皮下注射,随后又掐人中穴,合谷,内关,十宣。


急拨镇医院急救电话,医院的急救车又不在家。我又立即给患者建立静脉输液,5%葡萄糖250MIVC2.0,地塞米松10MG又给他掐人中,心脏按压。慢慢地患者开始呼吸,盖上被子保暖,手脚开始转暖。


我悬着的心才有一点安稳,她母亲也不再哭泣,喊着女儿的名字,你吓死我了......


事后我好长时间没用青霉素,每次想起这件事,我就心悸不安。幸好抢救及时,患者没出大事。


去年患者已结婚生子了,有一次到卫生所看病,跟她谈起此事,她还淡淡一笑。我跟她说:“我们都是有福之人啊!医者仁心,如果那次你出现意外,以后的幸福生活也没有了,我这辈子不用在这个行业干了,幸好我还是按操作程序执行的。”


乡镇卫生一体化后,虽然卫生所的乡村医生都经统一考试后录用,但水平却参差不齐,况且老乡医以前没接触过输液,面对风险比较高的输液治疗,很难达到诊疗规范。


没看到和经历过输液过敏反应的,反而更胆大。记得卫生院组织一次卫生所交流观摩,看到一卫生所老乡医的医嘱和处方,竟敢把安痛定、扑尔敏、爱茂尔等药物加在液体里输液,更不要说抗生素滥用了。


我们几个有执业医师证的都严厉警告了他,真为他拧一把汗,幸好没出事,要不麻烦大了。


现在我们卫生所叫停输液,我感到高兴,再也不用担心发生输液反应和过敏反应了。


刚开始实施时,虽然有些患者不理解,但通过我们的讲解也就接受了。我们告诉患者及家属现在治病要遵循世界卫生组织倡导的用药原则:能口服药物就不注射,能肌肉注射就不静脉注射。重症的需要输液治疗的,我们都转到镇卫生院或市中医医院。


卫生所叫停输液这一举措有效地遏制了一些乡村医生滥用输液及抗生素治疗创收。解除了埋在我们乡村医生身边医患纠纷这颗定时炸弹,是一项有利于合理用药、乡村医生安全保障的有力措施。


我们心身如释重负,就有更多的时间去开展针灸推拿、中药贴敷等中医适宜技术以及公共卫生的慢性病管理。卫生所门诊业务量减少只是暂时的,安全保障才是最重要的。只要业务精进,收入自然会提升上来,走钢丝的日子终不是长久之计。


基层医师公社  王琨

  • 回复
  • 收藏 收藏
  • 转播转播
  • 分享
  • 举报
denmilaiai
denmilaiai发表于 2019-9-11 08:55:50 | 显示全部楼层

读方三年,谓天下无病可治。及治病三年,乃知天下无方可用

  • 回复
  • 投票
  • 收藏 收藏
  • 转播转播
  • 分享
  •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