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DC
 页 | 末页
1
X-DC发表于 2021-9-15 10:19:08 | 只看该作者

您的操作需要先登录才能继续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咳嗽为肺系疾患的主要症状之一。我随朱良春老师临证,治疗该症,有所收益,现结合案例,将其治咳经验介绍如下:


例一:


汤××,女,43岁,工人。


咳嗽痰黄,历时半月,咳呛胸痛,口干欲饮,纳谷欠馨,大便燥结,舌苔薄黄,脉象细弦。此乃肺燥之证,拟以润肺止咳,选桑杏汤加减。处方:


南北沙参各12克,桑叶10克,杏仁10克,豆豉6克,山栀5克,梨皮一只,瓜蒌皮12克,生甘草5克。


服上药4剂,咳嗽仍剧,余证略平。二诊请朱师诊治,他认为咳嗽痰黄,口干欲饮,仍属肺热之象。至于大便燥结,乃肺热并移于大肠之候。咳嗽之因热与因燥之辨识,全在咳嗽痰稠与干咳无痰为区分。肺热之咳,法当清肺泄热,化痰定咳。乃疏清肺定咳汤(朱师自订之方)


金荞麦20克,鱼腥草(后下)15克,蛇舌草20克,天浆壳12克,化橘红6克,苍耳子12克,枇杷叶(去毛包)10克,生甘草5克。4剂。


服上药2剂后,咳即趋缓,续服2剂,热清咳定而愈。


例二:


张×,女,29岁,工人。


外感之后,咳近匝月,痰多泡沫,夹黄脓痰,口干粘腻,舌根苔黄腻,舌质微红。证属痰热蕴肺,治宜清肺化痰,拟泻白散合黛蛤散加减。处方:


桑白皮10克,地骨皮10克,黛蛤散(包)10克,瓜蒌皮10克,竹沥半夏10克,鱼腥草(后下)30克,生甘草5克。


3剂服后,咳嗽仍然,遂请朱师会诊。师曰:患者确系痰热咳嗽,但泻白散为泻肺火、清虚热之方,患者系痰热壅盛之实证,以清热化痰,下气止咳为法。朱师仍予清肺定咳汤治之。服药5剂,咳止痰净。


按:


例一汤案,初诊我根据咳呛、口干、大便燥结而辨为肺燥之候,给予清宣凉润治温燥初起的桑杏汤,岂知服药4剂而咳仍不止。遂请朱师诊治,他从咳嗽痰黄、口干欲饮、大便燥结、而诊为肺热之候。燥宜润,而热应清,辨证有误,施治欠当,故收效不著。


例二张案,辨证为痰热蕴肺,并无舛误,为何药不应手?经朱师指点,始悟并非矢不中的,乃力不及彀也。改投清肺定咳汤,迅获痊复。这说明辨证立法,选方用药,必须认真细致,一丝不苟,才能丝丝入扣,而奏良效。


清肺定咳汤为朱师之经验方。历年来临床使用屡收显效,该方对痰热蕴肺,咳嗽顽固,粘痰阻滞,咯唾不爽者,最为适宜。


方中金荞麦、鱼腥草乃前人用治肺痈之要药,朱师用其清化痰热。蛇舌草除清化痰热之功外,还能提高机体抗病能力,促使痊愈。配以天浆壳、枇杷叶清肺泄热,化痰止咳;苍耳子本为通利鼻窍,散风祛湿之品,朱师则以之作为预防感冒之用(因其有抗过敏之作用),久咳不愈者参用之,颇有助益;橘红调中化痰;甘草润肺止咳,协和诸药。因此本方治疗肺蕴郁热,久咳不愈,痰黄质稠之证,确有疗效。


例三:


冒××,女,31岁,工人。


咳嗽缠绵二月,曾服中药治疗未愈。呛咳喘促,胸闷气短,入夜更甚,偶有白粘痰咯出,口苦较甚,舌尖偏红,脉象细弦。证属肺气不足,肃降失司之候,方选定喘汤加减。处方:


炙麻黄5克,银杏肉6克,炙苏子10克,生甘草5克,款冬花10克,杏仁12克,桑白皮10克,黄芩10克,制半夏10克。


药服4剂,罔效。请朱师再诊,吾师根据患者呛咳频作,痰成白粘,入暮气逆,难以平卧,胸闷纳减,舌尖红、苔薄,脉细弦,责之肺脾肾俱虚,气阴两伤,气失降纳,咳喘乃作。治宜补肺调脾,益肾纳气,止咳平喘。拟两张处方:


(一)汤药方:


淮山药20克,牛蒡子(打)10克,川百合15克,胡桃肉10克,儿茶8克,生甘草8克。4剂。


(二)久咳丸:


杏仁15克,枯矾6克,罂粟壳12克,五味子10克。共研细末,蜜丸梧桐子大,每晚服20丸。


服汤药共6剂,咳止喘平,诸证均除。


按:


本例我在辨证上虽属近似,但选用定喘汤则欠切合。因定喘汤是由于外感风寒,内蕴痰热,以致肺气不能肃降,而气逆咳喘者,取其宣通肺气,除痰定喘。今患者呈现肺脾肾俱虚,气阴耗伤之证,故定喘汤殊属不当。朱师改予补肺调脾,益肾纳气,止咳平喘之品,并佐以久咳丸,服药6剂咳止病愈。


汤药方以淮山药与牛蒡子同用,是吸取张锡纯氏的经验。张氏云:“牛蒡子体滑气香,能润肺又能利肺,与山药、玄参并用,大能止嗽定喘,以成安肺之功”。百合润肺止咳,胡桃肉补益肺肾,配合补肺止咳药善治肺虚久咳,并有定喘作用;儿茶、甘草能清热、生津、化痰。药味虽简,奏效满意。


久咳丸也是朱师治疗久咳不已的经验方。粟壳、五味敛肺镇咳,枯矾祛痰,杏仁泥既能止咳平喘,又能润肠通便,可以防止粟壳涩肠之弊。此乃循《医门法律·咳嗽续论》:“咳久邪衰,其势不脱,方可涩之”之意,此方适用于久咳不已而痰少者,每晚服14~20丸,定咳宁嗽之功甚著。外邪未净者,不宜服。此外,朱师还有几张经常使用的止咳经验方:


(一)咳喘合剂:治疗支气管炎及痰热哮喘者。方由天竹子12克,黄荆子15克,石苇30克,佛耳草15克组成。此为1日量,可制成合剂,服用较便。


天竹子止咳效佳,现在药理研究证实其中含有南天竹碱,有强烈的麻痹呼吸中枢作用,但过量易中毒,朱师掌握在10克左右;黄荆子长于止咳、化痰、定喘,对慢性支气管炎或哮喘之咳、喘、痰均有疗效,尤以止咳定喘为著;佛耳草乃鼠曲草之别名,善于止咳、化痰、定喘。此三药配伍,有相得益彰之功,为朱师治慢性咳嗽必用之药。石苇既可抗菌消炎,又有定喘之功。故本方凡无外感客邪之咳喘均可使用。


(二)对于百日咳及慢性支气管炎之久咳不已而痰少者,朱师常用下列二方:


一是五子定咳汤,由天竹子6克,六轴子1克,白苏子6克,黄荆子10克,车前子10克(此为小儿剂量,成人加倍)组成,长于止咳解痉。


二是止嗽蛋,即取蜂房3克洗净,烘干,研末,与鸡蛋一只及面粉少许混和,煎熟(不用油盐)食之,每日1至2次,饭后食之。临床应用,多在2~3日见效,小儿尤喜服用。


(三)止嗽散加味治疗诸般咳嗽,不论新久,均有良效。惟阴虚肺燥之虚损咳嗽,则非所宜。


止嗽散乃程钟龄氏所制之方,方中桔梗宣通肺气,泻火散寒,治痰壅喘促,鼻塞咽痛;荆芥善治伤风头痛咳嗽;紫菀辛温润肺,苦温下气,补虚调中,消痰止渴,治寒热气结,咳逆上气;百部长于下痰止嗽,治肺气壅塞之咳嗽;白前长于降气,气降则痰涎自消;陈皮调中快膈,导滞消痰;甘草润肺止咳。全方温润和平,不寒不热。所以程氏云:“既无攻击过当之虞,大有启门驱贼之势,是以客邪易散,肺气安宁。宜其投之有效欤!”


朱师用本方诸药各30克生用研末,另取生萝卜子(研)、枇杷叶(去毛包)、鱼腥草各60克煎汤,取汁,再加生萝卜汁60克,共调上药末蜜泛为丸,每丸约重7克,每服1丸,小儿减半,早晚各一次,开水化服。对于外感、内伤诸咳(除阴虚肺燥咳嗽外),均可服用。


(四)朱师自订参蛤散治虚性咳嗽,方用红参(或太子参30克代之)、北沙参、五味子各15克,蛤蚧一对,麦冬、化橘红各10克,紫河车24克,共研细末,每服2克,日服2~3次。此方具有补益肺肾,纳气定喘,止咳化痰,润肺生津之功。内伤久咳、虚证咳喘均可用之,如合并感染,发热痰多者,暂不宜用。


以上介绍虽非全面,但亦可窥见朱师治咳经验之一斑。


本文摘自《中医杂志》,1981年第7期,作者/张肖敏。

  • 回复
  • 收藏 收藏
  • 转播转播
  • 分享
  • 举报